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蘇靖】關於過去的二三事

無節操關係宇宙:

×這是前天N刷電視劇跑出來的腦洞,當時看到郡主認出酥胸的片段,看著霓凰大喊『我記得這裡有顆痣』我就突然吐槽起他跟皇上怎麼會都知道酥胸那裏有顆痣,結果才生出了這篇片段。但是還是沒說為啥郡主會知道,因為這篇她根本沒出場啊(我的錯)


×這裡的景琰六歲,林殊四歲。日常片段,沒頭沒尾。OOC都算我的。


×沒有下文了哼哼哈哈←












*-*




小暑剛過,一日更熱三分。


不過今天林殊跟蕭景琰完全不覺得熱,畢竟他們現在正在小木池裡裸著上半身玩相互潑水的遊戲。


能在皇宮花園裡有這樣的戲水機會就要從上個月說起。


上個月太皇太后生了場大病,好不容易熬過來的太皇太后卻連續幾天做了惡夢夢到他的皇孫侄兒們一個個生了病去世,嚇得他老人家又是一陣心神不定無法好眠。


皇上擔心太皇太后的身體與心情,只好請晉陽長公主帶著林殊入宮相陪幾天看是否能改善目前的情況,晉陽長公主便帶著林殊暫時居住在他以前的宮裡好多陪太皇太后。


幾天下來,身為太皇太后最疼愛的孫子,除了在太奶奶休憩的時間之外、林殊也沒少心思地陪在她的身邊,讓太皇太后整個人看來是好多了。


「小殊啊,點心好吃嗎?」


「當然好吃啊,太奶奶。」


「喜歡就多吃點。」


太皇太后在午膳小憩過後就喜歡跟林殊聊天一邊餵他吃點心,多半聊的也是林殊在林府日常裡發生的大小事,而最常提到的便是蕭景琰。


從林殊有記憶開始他就常跟這位住在景禹哥哥府上的皇子走得很近、也總是玩在一起,雖然對方大他兩歲也無礙兩人之間的親暱,林殊早早就省去哥哥兩個詞直呼景琰的名字,對方也不曾在意。


「對了太奶奶,景琰明天也會入宮來看你喔!」


七皇子蕭景琰前些日子隨著皇長子蕭景禹到城外探視防汛工程直至今日方歸,但入宮時辰可能過晚怕礙到太皇太后的休憩只好明日才入殿請安。


「那這下你可開心了吧,又能跟景琰一起玩啦。」


咬著點心猛點頭,林殊原本開心地笑著卻突然歛起了笑容。「可是在宮裡也不能玩什麼...」


皇宮內院禁忌雜多不似宮外府內,縱使有太皇太后護愛、也不能由著他想怎麼來,這點林殊可是被晉陽長公主好好叮囑著。然而這宮裡能玩的東西這幾天都快被林殊玩爛,也沒想著能跟景琰分享、畢竟都是些無聊玩具不比外面自由。


「唉唷,怎麼會呢。」疼孫的太皇太后見林殊有些委屈的樣子自然心疼。「前天你不是還說一個玩具要留給景琰玩的嘛。」


「可是更想跟景琰去溪邊玩水......」


其實上個月他就跟景琰約好等天氣熱一點就請景禹哥哥有空帶他們到河邊玩耍捉魚,可是先是下雨延期加上太皇太后生病誰都沒有出門玩耍的心思,所以入夏以來他都還沒能跟景琰達成這個約定,不過林殊自然是不會對太奶奶解釋這麼多。


「嗳,原來是想玩水啊。」太皇太后輕聲微笑,說到底還是個孩子啊。


「那明天就跟景琰在花園玩水吧,明天太奶奶就給你準備好。」


「真的!?謝謝太奶奶!」




*-*


太皇太后為林殊和蕭景琰準備了一個大約淺深及大腿根的小木池讓兩人在裡面泡水消暑玩耍,她原本在旁邊看著也覺得有趣、卻因午膳後精神稍差而被幾位娘娘請回宮裡小憩,只讓幾個內侍在旁看照。


難得沒了大人在旁又有景琰相陪,林殊覺得這是這幾天最快樂的時候了。


兩個孩子玩得正歡,但林殊突然發現一個問題:「景琰,為什麼你跟我不一樣?」


「嗯?什麼不一樣?」


「為什麼你這裡沒有黑黑的。」林殊用手戳著景琰的右邊鎖骨,一會又往手臂上戳。「還有這裡。」


蕭景琰大大地眼睛眨啊眨表示他沒聽懂林殊在說什麼。


[你看我有!]


林殊接著指著自己身上的鎖骨上方的一小塊黑點,蕭景琰才明白過來、可他卻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我、我...」


「為什麼你沒有!」


「我、我不知道...」


雖然年長林殊兩歲,蕭景琰也卻只是個剛開始習文寫字練武的孩子,不懂的東西也是一拖車的多。


「為什麼、為什麼你沒有!」


不知道怎麼回事,林殊十分在意他跟蕭景琰不一樣的這件事,說話越來越大聲、也越是粗魯。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嘛!」有點惱怒也有點委屈,蕭景琰口氣也不好了起來。


兩個孩子瞪著眼睛對視沒講話,直到林殊抓過蕭景琰的手臂在上面狠狠咬了一口、死不鬆開。


「好痛!小殊你放開我!」


蕭景琰的叫喊引來了內侍的注意,他們急忙上前勸阻林殊卻毫無成效、也礙於兩位身分出生尊貴也不敢動手拆散他們,只能在一旁唇舌緩解。


蕭景琰試圖用潑水讓林殊鬆口放開他,無奈小殊根本不跩他甚至也向他潑起水來,兩人你來我往一個沒注意便弄倒小木池一起撲跌出來。


比起內侍此起彼落不知道怎麼處理的慌亂,小霸王林殊一個響亮的哭聲就把殿內人給嚇跑出來。




*-*


林殊和蕭景琰吵架的事情正巧讓下午來給太皇太后請安的皇上知道了。


他看著眼角都濕紅的兩個孩子就覺得好笑,他對林殊解釋那是天生的黑痣並不是每個人都會有,孰知林殊還是對這答案感到不滿。


「那我把這個分給景琰,這樣就跟我一樣了!」


孩子總是會對自己想做的一再堅持,這下連太奶奶也勸不住了。


然而說到底這也是只是孩子間玩鬧沒什麼不好解決,蕭選笑笑地說:「不然這樣吧,朕來給你們出個主意。」


皇上命人備上一套筆墨,用沾了墨汁的筆在蕭景琰的鎖骨上點了一點後也在手臂上如法炮製。


「這樣你可滿意了吧,小霸王。」


蕭選拿著筆作勢要在林殊身上也畫上幾個點點,嚇得他趕緊躲去蕭景琰的身後避難,但也不忘高興願望成真抓著對方的手大叫著:「這樣景琰就跟我一樣了!」


看著林殊笑開的表情,原本有些鬱悶的蕭景琰也不再介懷跟著笑了出來。
























緩緩睜開眼,因做夢感覺沒睡多少午覺的蕭景琰又打了一個呵欠。


「你醒啦。」坐在榻邊看書的梅長蘇看著他笑了笑。「本來還不想叫醒你,這還自己起來了。靜姨送了一些消暑的甜湯過來,起來吃吧。」


沒想到蕭景琰只是搖頭沒起身,靜靜地說著:「我夢到了小時候的事。」


梅長蘇放下書側身往對方那邊看去,拉勾著蕭景琰的手指輕輕搓揉。


「夢到小時候你說我身上沒有痣跟你不一樣、一直無理取鬧。」


「最好有這種事。」梅長蘇還真不記得這回事。


「你還咬了我一口、拚死命地咬。」


「咬了哪裡?」


「以前你右手臂上有痣的地方。」


說到這裡,蕭景琰就有些痛心。


他是事後才從蒙摯那裏聽說火寒毒的解法,碎骨拔毒重生筋骨肯定不是可以輕鬆挺過去的痛苦,他無法了解當年林殊受了多少痛苦、但讓他在自己的心上懸上莫大的哀痛。


明白蕭景琰在想什麼,梅長蘇也只是淡淡地說著:「都過去了。」


「嗯......也罷,這樣你就不會再說你跟我不一樣了。」


你與我就如同一人。


梅長蘇輕輕微笑,低頭往蕭景琰的唇探去、在一個長吻間流連不捨,直到蕭景琰快吐不過氣來才抬頭離開。


梅長蘇笑著抹去嘴角的津液,卻又想到什麼似的突然開口:「不過陛下,您錯了。」


「啊?」面對突來的指正,蕭景琰覺得莫名其妙。


「就蘇某所知,陛下的大腿根部其實有兩顆痣在您看不到的地方。若陛下真想和在下一樣、那只能委屈陛下讓蘇某嘗試有沒有什麼方法能把痣去掉了。」


一句話說完,梅長蘇剛好解開了蕭景琰的腰帶。


「不如現在就來試試吧。」






(Fin)

我发四是手机先动的手!

_star热爱生活呀巴扎嘿:

听说有观光团来围观整肃家风啦?





文棒,画也棒!

擂文:

 十九岁的景琰的笑容……QAQ再次被虐哭

橡树洞:

 @擂文  你想看的这段!怎么这长条越来越长……再长下去要放不下鸟!

【楼诚衍生】包养 (一发完)

花如森:

这是我突然冒出来的脑穿孔,我写的时候被萌到了,希望也能萌到你,一发完。 你懂的我没法打东哥的名字,所以谭总裁当次大明星吧。


今天看个评论要笑死了:入坑的感觉好焦灼,每天早晨一睁眼就刷一边,白天刷N边,睡觉之前刷一边,虽然每天被这种期待,失望,期待,失望折磨,但是美好的事物是值得等待的。


哈哈哈谢谢你这位朋友心理描写的好可爱,因为我喜欢睡觉前看文也喜欢晚上写,大多都是晚上更的。所以照顾你,写一发完的文你开心不?


还有今天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我的书都随手扔在桌子上,我爸会随手拿去看,我的同人本也扔在那,因为我在捉虫嘛,结果今天回来一看里面夹上了书签!天啊怎么办被老爸看了,在线等好急的。跪。


本子26号结束预售,还没买的赶紧了哦。点击首页购买。下面开始看新文喽(ฅ>ω<*ฅ)要多留言哦,我写好久呢。


–––––––––––


陈亦度总裁对于看什么抗日神剧本来是拒绝的。


可当他在上班的时候抓住第N个偷偷小窗看这部神剧的设计师后,陈总裁决定自己也看看。


陈总裁非常非常有钱,有钱到什么地步呢,他包了一家电影院用来放电视剧。


可自从陈总裁进去了以后只在中间出来上过几次厕所,叫了几次米其林三星的外卖。


几天后,陈总裁顶着一对熊猫眼出来了,出来后第一句话就是抓住秘书问:“这个明楼是谁演的?”




谭宗明靠着明楼这一角色横扫了年底的各大颁奖礼,再攀事业第二峰,跃居国内超一线男星的地位。粉丝俱乐部突破一千万会员,人气盛况空前。


只要谭大腕接的广告商品马上卖脱销,跟哪个女星传出绯闻女方马上登上热搜排行榜,一时风头无俩。


报纸的头版头条永远是他带着大墨镜在豪车前挥手的照片。






〖陈亦度篇〗


陈总裁家里装修偏冷,巨大的落地窗外是俯视全城的璀璨夜景,家具一律现代派的金属色调,跟他本人给人的冰冷禁欲的气质颇为吻合。他现在正撅着屁股趴在家里二百平米的大客厅里认真的贴剪报,今天报纸的头版头条是谭宗明在豪车前挥手的巨幅照片,他小心的剪了下来夹进了透明的夹子里。


他抽出蓝光DVD又看起了抗日神剧。看了一会不自觉的把手插进裤子撸了起来,撸了几把一激动撸了一手白。他骂骂咧咧的拿纸擦着手,他陈亦度这辈子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想草谁就草谁,从来没尝试过这么委委屈屈的自己撸管的时候,钱能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情,等着吧谭宗明,老子要用钱砸死你,让你乖乖过来躺到床上去!想到这里陈总裁嘿嘿的笑了起来,按下了遥控器上的重播键子。


第二天,有个微博活动,陈总裁早早就打听好了自己的集团是赞助商之一,他把秘书找了过来,表达了要跟谭宗明一起走红毯的意愿。


秘书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张大嘴看着他:“陈总,没有两个男人一起走红毯的。”


陈总裁很严肃的说:“一男一女都走多少年了,形式太老套。去,把我们集团的赞助费提高一倍。”


最后陈总裁很幸运的“买”到了跟谭大腕一起走红毯的机会,陈总裁从早上开始就待在美容美发中心一直没有出来,最后挑了一身纯白的杰尼亚西服,看着镜子里英俊迷人的自己,陈总裁点点头表示很满意。


初冬的帝都冷的人直打颤,陈总裁穿了一身好看不中用的西服冻得瑟瑟发抖,秘书过来说:“您冷您先进啊,我们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啊,想第几个走就第几个走,把红毯卷起来带回家也行。”陈总裁紧紧抱住了灯杆拒绝了她。


后来陈总裁跺着脚搓着手问组委会谭大腕为什么还没有来,组委会比划了一下:他堵车。秘书在他耳边翻译了一下,实际意思是:他是大咖啊,他要求最后一个走。


陈总裁听后默默从包里拿出了一只小熊暖宝宝。


不知等了多久,突然记者开始骚动起来,人群都往前拥挤。抱着暖宝宝昏昏欲睡的陈总裁一高子跳了起来,本来很有身高优势的陈总裁竟然被人群挤到了最外面,他垫着脚掏出手机疯狂的拍了起来,谭大腕挽着一名当红女星的胳膊优雅的挥着手走上了红毯。


真是太帅了啊!果然很帅啊!陈总裁把东西都塞给秘书,举着手机拍上拍下,拍左拍右,拍了一会拿下手机摇了摇头:有几张不能发大图了啊,花了啊。他摇着摇着,突然觉得不对,不是应该他跟谭大腕一起走红毯的嘛!


他赶紧冲着现场导演挥起了手,这里这里,我应该在上面走红毯啊。导演也挥起了手,你说什么?风太大~听不~清~啊~


陈总裁急了赶紧冲到红毯边,可谭大腕都走到那头采访区了,他急着想去追,谭大腕回头看了他一眼,似乎觉得很奇怪,随后把签名笔放回司仪手里,微笑着进屋了。


这时候响起现场主持高昂的声音:“下面有请压轴走上红毯的,我们的最大赞助商,叉叉时尚集团的陈亦度总裁!”


倍有面子,最后走上红毯的陈总裁表示一晚上都不开心。


他端着酒杯到处乱窜,可就是靠不到谭大腕身边去,他身边总是里三层的外三层的围着人,他只好无聊的找了几个生意伙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其中一个问,你认识谭宗明吗?我可以给你引荐一下,他曾经拍过我们公司的广告。


陈总裁一听差点抱住同行亲上一口,表示速速引荐。


几个人就端着酒杯有说有笑的过去了。


“这位是叉叉时尚集团的陈总裁,这位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谭宗明先生。”


“你好,我是陈亦度。”陈总裁迫不及待的握上谭大腕的手,终于握到了啊!陈总裁无法抑制的紧紧握住,紧紧握住,不能放手,可能意识到他握的太久了,对面的谭大腕竟然冷冷的把他的手甩开,转身走了。


留下陈总裁在原地看着自己带着对方体温的手,呆呆的望了好久,等下?难道说刚才自己太露骨被嫌弃了?初次见面就给对方留下了这样急色的印象?


陈总裁深刻的埋怨起自己,追人怎么能这么着急,简直像十几岁的小男生。


从那天开始,陈总裁拿出了全部心思,疯狂的追求起大明星谭宗明。


陈总裁非常有钱,如果他看上了谁,他就把钱甩过去,对方就乖乖的爬过来了,他也包养过几个三线小明星小野模什么的,可是他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认真,他简直迷上了谭宗明,这才叫男人,这个包起来才有成就感。


他没事就撅着屁股在他二百平方米的大客厅里涂涂画画,他在计算谭宗明有多少钱,算到头疼,要是谭宗明比他还有钱,那他不就包不成了吗?没事,到时候大不了把股票都卖了。









在飞机场的那次见面是偶然。


陈总裁去美国开会,一身黑西服,身后还跟着俩保镖。


他在墨镜后面昏昏欲睡,突然人群中又骚动了起来,一群人“呼”的尖叫着跑了过去。陈总裁摘下墨镜一看,原来是刚从好莱坞拍戏回来的谭大腕,他的粉丝们举着鲜花条幅在接机。


又能看到他的男神了!陈总裁把墨镜一扔,挤了过去,这些女人像疯子一样往他男神身上挤,还伸出咸猪手东摸一把西摸一把,陈总裁怒了,奋力向前挤着。我也要摸我也要摸!


他从小娇生惯养,哪见过这样的场面,不一会就衣冠不整满脸通红了,可他还不放弃,谁知道这时候不知道谁用了力气,把他身前一个女粉丝挤倒在地,他也跟着被挤倒在地。


谭宗明似乎看到他了,露出了一脸尴尬的神情,倒是根本没搭理他,把自己的粉丝扶了起来,粉丝群发出一阵惊呼,又拥着谭宗明走远了。


穿着一身阿玛尼西装的陈总裁坐在地上直蹬腿,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让冰山脸的谭宗明躺到他的床上!


回到办公室之后,陈总裁就问谭宗明最近拍了什么戏,他们集团要投资。


秘书说,我们最近走年轻人路线,谭宗明本身代表华贵的上层社会,跟我们集团的理念不符啊。陈总裁吼道,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给他花钱,我还要去探班。


陈总裁又甩出去几张支票,投资了谭大腕的新戏,屁颠屁颠开着保时捷带着整车的玫瑰花去探班了。


等啊等啊,都开始抠指甲了,谭大腕也没出来。


谭宗明拍了一整天,傍晚才坐着保姆车出来,陈总裁赶紧摆好了POSE,打开了敞篷跑车的车门露出里面一车玫瑰。结果谭大腕的车子呼啸而过,溅了他一身水。


陈总裁摸了把湿了的头发,男神嘛,就是比较难追一点。


戏杀青了,陈总裁又决定无论如何要请他的男神拍他们集团的广告。


他花了好几个晚上整理了企划书,发给谭大腕的助理,竟然被退回来,原因是谭大腕不接这个广告!


甚至连他送去的杀青花篮也被扔了出来!他的司马昭之心难道太明显了吗?


但是对方越冷他陈总裁就越是想挑战难度。


他秘密找了工程部,黑了谭男神的邮箱,他不能再等了,他的爱意快溢出胸膛了,他陈亦度成败在此一举豁出去了,他写了一封慷慨激昂的情书,又在下面附了一张支票,说好听点叫交往费,说难听点叫我要包养你!


陈总裁趴在电脑边努力的数着支票上的零,一直数到有点眼花,他感觉够了,忐忑不安的按下了发送键。


他握着咖啡杯在沙发上等啊等啊,心脏砰砰的跳啊,一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有点后悔,但是已经按了发送键没后悔药买了。一会又想说不定这个数目可以打动对方,哪怕对方抱着只是陪着自己玩玩的态度也好啊。


等到他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等到他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没有回复,什么都没有。


陈亦度摸了一把眼角觉得有泪滑过。


算了,男人哪里都有,帅哥也哪里都有,再找嘛!一边想着一边把电脑咖啡都扫到了地上。


秘书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满地狼藉的样子,她跨过碎片道:“陈总,我们提议的那个广告谭宗明的公司竟然又接了,说今晚让你过去签合同。”


“签合同?”陈亦度自嘲的笑了,都被他耍成这样了,哪还有脸去签合同?既然你把我的真心踩在脚底,那我今晚就当你的面撕了合同,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再不相见。


陈亦度踩过一地狼藉拉了外套出门了。


秘书摇了摇头,把他的电脑捡了起来放到桌上,自言自语道:“陈总真是,邮箱满了也不知道删删,工作邮件都进不来。”







市内最豪华的酒店,包间。


陈亦度的人在一边,谭宗明的人在另一边。双方都带了企划部广告部宣传部的工作人员来了。


谭宗明还是冷着一张脸。


陈亦度想起昨天自己发给他的情书,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他迷的得了失心疯,不仅被谭宗明嘲笑,一旦他有心透露出去,自己还会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越想越气,而且看着谭宗明瞅着自己面无表情的脸就觉得确实是真心错付了。


想到这里他激动的站了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广告合同撕了:“不好意思,我们取消合作!”


对面谭宗明似乎更激动,也站起来一把拍上了桌子:“陈亦度,你耍我玩呢!”






〖谭宗明篇〗


谭宗明谭大腕第一次见到他的小鹿斑比是在一个微博颁奖活动。


那天他拍了一天的戏有点累了,还要从一个城市飞到另一个城市接受一定要授予他的奖项。


按理说他一般都是最后一个走上红毯的,那天很意外的是,在他身后的是小鹿斑比。


他对陈亦度是一见钟情。


他记得陈亦度穿了一身白,在灯光下缓缓朝他走了过来,像寒夜里的天使,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像楚楚可怜的小鹿。后来他就一直管他叫小鹿斑比。


他愣住了,目光完全无法从他身上拔下来,那时候小鹿竟然抬眼看了他一眼,他这才意识到自己露骨的视线,赶紧把目光调转开,递给司仪签名笔的时候手竟然有些颤抖,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他赶紧微笑着进了会场。


活动依然无聊,昏昏欲睡,可他撑了全场,就是为了活动后的社交酒会,他端着杯子跟周围人寒暄着,眼睛一直在搜索他的小鹿斑比。可爱的白衣人儿根本没抬头看他,跟周围人热情的聊着天。


谭宗明觉得自己的眼刀早把对面的人扒光了一万次了,看了好久,其中一个以前合作过的白富胖竟然拉着小鹿走了过来。


“这位是叉叉时尚集团的陈总裁,这位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谭宗明先生。”谭宗明是没听到白富胖介绍了什么,他只能呆呆望着小鹿的笑脸。


“你好,我是陈亦度。”对方落落大方的伸出手,谭宗明迫不及待的握了上去,这一握不要紧,他简直不想放手!对方不仅脸长得漂亮的不像话,这双手又修长又白皙,握起来似乎柔弱无骨一般。握着握着,大庭广众之下谭大腕觉得自己下身某个地方竟然奇迹般的站了起来!


太丢脸了!他又不是没有性生活的小男生,怎么能拉着小鹿斑比的手就站了起来!而且如果被人发现,他这个大明星的脸往哪里放啊。他赶紧抽回了手,弯着身体退出了人群,无法抑制的冲向了厕所。


从那天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大明星谭宗明就对陈亦度魂牵梦绕起来。


他拍戏间隙总是在手机上按啊按啊,助理以为他在算片酬,其实他是在根据各种报道算陈亦度的集团有多少钱,他可以不可以把陈亦度包下来,算到最后发现陈亦度真是太有钱了,所以大腕谭宗明第一次觉得自己简直穷困潦倒,他掏出笔记本,开始规划自己进军好莱坞的计划。








在飞机场的那次见面是偶然。


很多粉丝来接机,现场混乱不堪,他本来想早早进VIP通道,可他在人群中看到了陈亦度,他的小鹿斑比似乎招架不住这样的场面,被挤得满脸通红,还有最想操爹骂娘的是那些女粉丝一下一下往他身上摸,简直想把她们的手剁掉好嘛!


正在这时,前面有一个女粉丝竟然被挤倒了,她人高马大的竟然把人群里的陈亦度也带倒了,谭宗明当时就怒了,他扒开人群想把陈亦度拉起来,结果那个女粉丝一把抓住他伸出去的手,自己站了起来,粉丝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呼,她们竟然把自己推走了。


不住回头的谭宗明第一次这么不想当明星,他不知道坐在地上的陈亦度有没有被挤坏,简直心疼的要命。


谭大腕回京后就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因为自己跟陈亦度集团的时尚理念吻合,他们集团投资了自己的新戏,这意味又可以看到小鹿斑比了!


小鹿斑比据说要来视察工作的那天,谭大腕一天都觉得心脏砰砰的跳啊,戏都排不好了,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来。终于熬到收工,他坐着保姆车回去,就看到陈亦度靠在保时捷上在等着什么人,他身后是整车的玫瑰,小鹿斑比美得不可方物,谭大腕看呆了。


只是他到底在等谁?他突然想起别人说陈亦度一定要投资这部戏,这部戏的女演员是最近人气最盛的新晋女演员,他一定是在等女主角了,谭大腕捂住心脏觉得自己受伤了,叫保姆车快点开好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戏杀青了,陈亦度的集团邀请他去拍广告,他简直在待机室高兴的转了两圈,这意味着他又能见到他可爱的小鹿斑比了,结果助理进来说公司不准他接这个广告,原因是跟现有广告商重复。


“那他送的花篮呢?”小鹿斑比真是有礼貌极了,不能一起合作竟然还送了花篮过来。


“放后门了,上面有他们集团LOGO,公司说不能摆。”


谭大腕赶紧冲了出去,把上面写有“陈亦度敬赠”的牌子摘下来揣进兜里。



那天谭大腕在家里百无聊赖的上着网,他正在搜索小鹿斑比的图片,他是成功的企业家,很多网页都有他的照片,这张也右键,那张也右键,每一张都要右键。因为每一张都好可爱。


存着存着,突然提示他有未读邮件,是剧本吗?大腕推了推眼镜打开邮件。


他读着读着难以置信的又拉到最上面看发件人的名字。没错!是陈亦度发过来的!他的小鹿斑比竟然给他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情书!原来他俩是两情相悦的,最重要的是他可爱的宝贝竟然说要包养他!简直可爱到飞起!简直想现在就把他按在床上好好疼爱一番。


谭大腕舔了舔嘴唇,把自己家的地址打在回复里,又标红了两个字:速来。


按下发送键,谭大腕激动的在地板上走来走去,可一直到他最后累的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过去又揉着眼睛醒来,陈亦度竟然也没有来。


他直觉自己被人骗了,很多人会黑艺人的邮箱,明天所有的报纸的头条都会刊登他家的地址,以及他喜欢陈亦度的消息!或者根本就是陈亦度在耍他玩,他竟然给那小子回复了,他不知道现在在哪里偷笑呢!


想到这里他气得把电脑扫到了地上。


结果助理进来通知他,之前的合作公司突然撤资,公司决定还是跟陈亦度的集团签约。


都给陈亦度回了那么露骨的邮件了,人也没搭理自己!还有什么脸去当他们公司的广告模特!可谭大腕就觉得心里不服气,他得找陈亦度说清楚,我谭宗明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怎么还拿起乔来了!








市内最豪华的酒店,包间。


陈亦度的人在一边,谭宗明的人在另一边。双方都带了企划部广告部宣传部的工作人员来了。


陈亦度竟然是冷着一张脸!谭宗明越想越气,这个小婊子,我总有一天一定要草得你哭爹喊娘,竟然敢对你老公我冷着一张脸。


结果小鹿斑比竟然冷着脸爆发了,他站了起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合同撕了:“不好意思,我们取消合作!”


当即谭宗明就觉得怒火中烧!也站起来一把拍上桌子:“陈亦度,你耍我玩呢!










两人互不相让,一时间包间气氛剑拔弩张。


两方工作人员都上来劝,陈亦度先拉开领带气呼呼的出去了,谭宗明也拉开领带出去了。


洗手间。


陈亦度往头上泼了点凉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今天自己真的有点失控,可抬眼看镜子却发现身后竟站着罪魁祸首。谭宗明正直勾勾的看着他。


突然谭大腕抬起手一把拉起陈亦度,连拖带拽的把他塞进隔间插上了门。


隔间很小,两个人挤在一起,只好前胸贴后背。


谭宗明一脸怒色问:“你昨天给我发的那个邮件是什么意思?”


他果然收到了!陈亦度想到这里就来气:“就是字面意思,老子要包养你!怎么招了吧!”


“那我给你回信了,你为什么不来?”谭宗明按着陈亦度的头。


“什么回信?我没有收到回信?”你看,又是这个,陈亦度眨着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眼睫毛忽闪忽闪的。勾人!


“真没收到?”谭宗明控制不住自己,低下头啃上陈亦度的嘴唇“那现在重新回答你一次好了!”


陈亦度被亲得愣在原地,怎么回事?这是……两情相悦的意思?男神正在亲自己?


小鹿斑比的嘴唇像果冻一样,谭大腕简直爱不释口,亲了又亲,还翘开贝齿,把对方的小香舌叼起来纠缠起来。


陈亦度被亲得迷迷糊糊,就觉得有一只手正在拉自己的裤子,不对,有什么事情好像不对!


他弱弱按住脱自己裤子的手,脑子现在热乎乎的不太运转,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他正想着竟然被人揽腰抱了起来,他双脚离地惊呼了一声,只能搂住谭宗明的脖子才能防止自己掉下去,他被人顶在门板上,不对啊!哪里不对啊!


还没想起哪里不对,裤子就被人扒到腿根。


男神还在不住的亲自己,等等!你给我等等!我……老子才是金……主……哎呀!……你别插进来啊!


“啊……恩哈……”不住得被撞到门板上,眼角滑出了生理的泪水。


男神简直像打桩机,把自己死死钉在门板上,他咬着小鹿斑比的耳垂问:“你必须包养我,听到没!”


“不……啊哈……”


“不准说不……”下身又被重重顶到了敏感点,脚尖都颤抖起来,男神的头拱到胸口用牙齿咬开衬衣。“快说要包养我!快说!”


“我包……哎呀……我包……呜呜呜呜呜呜……”










小演员抬手敲了敲陈总裁家的门。


开门的竟然是他在戏剧学院的师哥,现在的一线大腕谭宗明。


“师……哥?这不是陈总裁的家吗?”


谭宗明以王的鄙视从上往下打量着他,冒出一句。


“你来晚了,滚吧,陈总裁现在包养我了。”


“砰”门被重新关上。


小演员眨巴眨巴眼,举起手里的水果:“我听说陈总裁病了好几天没去上班,我只是来探病的。”


“谁啊?”陈亦度缩在被子里问。


“一个三流小演员。”谭宗明走过来,他的小鹿斑比刚睡醒,晨光照进来,他的皮肤像透明的一样,身上布满了自己制造的青青紫紫的痕迹,哎呀,现在扑过去再吃一遍好了。


“是哪个演员啊?”陈亦度眨着眼睛,却被谭宗明扑倒在床上,一只手又伸了进来摸上他的胸口。


“哎哎哎,住手。”陈亦度马上明白他要干嘛,天啊,这几天自己差点死过去,还来?


“住什么手?陈总包养了我,我就必须让陈总爽啊!”谭宗明掀开被子自己也挤了进去。


“我……我已经很……爽了……”屋里响起陈总的哀嚎。


“陈总花了钱,我一定卖力让你再爽一点!”谭大腕用力分开身下人的双腿。


“不要了……哎呀……不要了……………………”


陈总裁发过誓,他一定要让谭大腕躺到自己的床上,哈里路亚他的梦想成真了。








于是。


“陈总,今天陪我去游乐场。”


“我今天有会。”


“陈总包养了我,陈总要对我负责!”对面一只大熊死皮赖脸抱了上来。


“去去去。”


“陈总,给我买台玛莎拉蒂。”


“你自己不是开着玛莎拉蒂吗?”


“陈总包养了我,陈总要对我负责!”对面一只大熊死皮赖脸的抱了上来。


“买买买。”


“陈总,让我爽一爽吧。”


“你不是今早刚爽过吗?”


“陈总包养了我,陈总要让我爽到底……你躲什么!给我过来!”


从此,陈亦度总裁和他包养的大明星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END】